江渚上

可以叫我八千!
我是小帅哥(x)!!!
很高兴认识你啦

【安雷】过路人 (2)

我写的安雷为什么就没有打架的部分啊(。)
bgm还是Galway girl!Ed Sheeran的!
真的周更了 把自己感动到了【【

————————————————————————

  安迷修托着脸颊眯缝着眼睛看黑板,努力了好几次却还是没法把抄得有点小的那几行板书看个清楚,便有些胃疼地叹了口气,心里生出了些愁意。
  他的近视度数偏低,而且并不习惯自己引以为傲的高鼻梁上多个什么东西,也就是家里做作业的时候偶尔会戴一下那副浅度的近视眼镜,以前坐在前几排靠着裸眼视力也足够应付课堂,可他现在搬到了最后一排,这顿时就成了个大问题。
  难道以后都不得不容忍那沉重的镜框压在自己的鼻梁上了吗?

  安迷修看着那团模糊的粉笔字,心说:愁人啊。

  正当他琢磨这个大问题的时候,旁边一直趴着睡觉的雷狮却因为他的那声叹气而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随即慢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从桌柜里抽了一个横格本,随手从安迷修的桌子上抓了一支笔开始抄板书。
  雷狮写字速度快得像打印机,刷刷刷几笔就把满黑板的板书抄全了。他抬手把笔一撂,把摊在桌上的横格本推到了安迷修面前。
  安迷修正皱紧了眉跟几个模糊不清的方块做着斗争,此时看到那写满笔记的本子愣了一下,随即惊喜地开始埋头抄自己看不清的那部分内容。
  雷狮虽然写字快,但是字并不很难看,虽然不算整齐到横平竖直,但好歹也还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仔细看居然还有那么点学生气,一点都看不出他本人身上的匪气来。
  没想到雷狮其实还挺热心的……正抄得热火朝天的安迷修心里嘀咕了几句,给雷狮贴了个日后被安迷修自己认为完全是放屁的热心肠标签。
  抄完笔记后安迷修感激地抬起头想给雷狮道个谢,却发现正趴在桌子上的雷狮早就又睡得人事不知了,便也知趣地没多说话,只是把雷狮的笔记本合上,放回了他的桌柜里,转过头继续听讲。
  日后的几天,每当安迷修看不清黑板的时候,雷狮总会抽出那个横格本,利利索索地把板书抄一遍递到安迷修跟前,安迷修也总是会在抄完笔记后发现雷狮要么在睡觉要么在看窗外,连个道谢的机会都不给他留。
  其实雷狮也不是总上课睡觉的。安迷修跟雷狮坐了快一个星期,渐渐摸清了他的作息规律。雷狮上语文课的时候大多是安然地睡过去的,政治课有时候也会听到睡着,但其他课基本上都会认真听讲,好好做笔记,可要是讲的内容实在太无聊了雷狮就会戴上耳机听歌或是看缓存好的电影,大多是很冷门的那种片子,就是《社交网络》还有《前目的地》之类的,有时候还会打弱智手游。安迷修无意间看到过他打开心消消乐,玩到了第508关,也看见过他的钢琴块儿分数,高的有点吓人。
不过雷狮倒是从来没翘过课,先不说有没有认真听讲,至少他每节课都踏踏实实混下来了,没见过有什么特别出格的不良行为。
  顶多是不怎么和别人说话,至少是很少和他说话。做了三四天同桌,安迷修和他除了必要的交流以外说的话一只手就数的过来了,而雷狮难得说几句话却也只是“嗯”“好”之类的。
  雷狮又一次把那个横格本摆到他眼前的时候,安迷修决定应该想个法子正式表明一下自己的谢意,毕竟他没有欠别人人情的习惯,可雷狮的态度摆明了就是有点嫌弃被人道谢,估计是嫌矫情,那自己当然也不能踩着人家的雷区来,否则就弄巧成拙了。

  当时正十七八岁少不经事还有点一根筋的大班长认真思索了一天,隔天早晨给雷狮带来了……一个烧饼。还是刚出锅热气腾腾外焦里嫩酥香绵软甜蜜可人的那种。
 
  安迷修把那个烧饼摆到雷狮面前的时候,雷狮脸上的表情足足空白了半分钟。
  “里面是玫瑰花馅儿,很好吃的,你尝尝看。”安迷修一脸正经地向雷狮推荐着,在看到雷狮试探着咬了一口的时候,大班长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确实很好吃。雷狮咬了一口后一语不发地啃起了烧饼,安迷修也在看到雷狮把那个烧饼全部吃完之后安然地开始背历史。
  此后安迷修看不清板书这个大问题彻底解决了,安迷修干脆不费那个力气使劲瞅了,全等着抄雷狮的,也因为每天给雷狮买早餐这事,安迷修抄得坦坦荡荡。
  某天安迷修给雷狮带了个青椒火腿饼,结果被对方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推了回来。安迷修看了看那个煎饼,说:“你是不吃青椒还是不吃火腿啊?”
  “傻子才吃青椒。”雷狮一边掏耳机一边回应道。
  于是安迷修脑子里的雷狮忌口名单上又多了一条,先前已经列了诸如木耳粉条苦瓜香菜之类的东西。安迷修觉得自己在吃的方面已经可以算是个雷学家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他颁个证。
  安迷修最近才慢慢发现,雷狮不是不爱说话,实际上话还不少,挺能跟他呛声的,估计是因为原先俩人不太熟,雷狮也就懒得应付他了。

  星期五那天晚上放学后,安迷修背着双肩包回家,路上进了趟超市采购,正提了两大包杂七杂八的吃的往家走。一拐弯,路过一条小巷,安迷修用余光瞟见巷子里坐着个人。
  这人,好巧不巧的,安迷修居然还有点眼熟。
  他及时刹住车,转身进了小巷,还真就看到雷狮正坐在一个纸箱上喝罐装啤酒,脚边还有一团灰白的不明物体。
  “哟,安迷修啊。”雷狮随意地一扬手腕,空了的啤酒罐准准地砸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怎么,雷大少爷大晚上不回家来这里体验生活?”安迷修把两个塑料袋往地上一搁,挨着雷狮坐下了,还没坐稳,就被一声软萌的狗叫吓了一跳,“哎哟,这什么?”
  那灰白色的团子乐颠颠地原地转了几圈,又发出了几声脆生生的狗叫。
  “狗子,好像还是萨摩耶。”雷狮抬脚轻轻踢了踢小家伙的屁股,那团子立刻迈着四条小短腿扑了过来,前爪按在雷狮的膝盖上,伸长了舌头哈着气,不遗余力地展现着自己低于犬类正常水平的智商,“我一从超市出来就跟上我了,绕了几圈也甩不掉。”雷狮随手把趴在他腿上的狗子掀了下去,那狗子被推得重心不稳就地打了个滚,站起来后抖抖身子复又义无反顾地朝着雷狮奔了过来。
  “哎,你跟它较什么劲。”安迷修怕雷狮被惹烦了直接把这二不兮兮又极没有眼头见识的狗子踹出去,赶忙伸手截住了这一步三蹦的小智障,一把抱在了怀里,要知道雷狮可没那么好的耐性陪着这小子瞎胡闹。
  这狗子别出心裁的智障程度实在是叫人难以想象,此刻被安迷修搂在怀里也没什么反应,还特别呆萌地拿唾液给安迷修洗了次脸。
  虽然有点蠢,但这小家伙其实还是蛮可爱的,眼睛黑豆豆的,长得挺惹亲。安迷修打量了它一会儿,不由得有点心软。
  “大班长不会是想养这崽子吧?”雷狮从安迷修的塑料袋里拿了一瓶树莓味的维他命水,似笑非笑地来了一句。
  “是……有点想。”安迷修是一个人独居的,房子虽然不算大,让这么个半大崽子撒欢却也是足够了,这小家伙越看越招人喜欢,安迷修真有点动心了。
  “你要想养就养吧,也省的它老跟着我不放。”雷狮喝一口维他命水,说道。
  安迷修捏了捏小家伙的耳朵,柔声说:“那安大虎,你跟我走吧。”小家伙欢实地汪了几声算是回答。
  雷狮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被喷个正着的小家伙还伸着舌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被呛得拼命咳嗽的雷狮。
  安迷修也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掏出纸巾在小家伙湿漉漉的毛上胡乱擦着。
  “安大虎……是什么东西?”雷狮咳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了一句话。
  “狗的名字啊,我刚取的。”安迷修看着脸上表情变幻莫测的雷狮,十分摸不着头脑。
  大班长谜一样的取名方式,真是挺……一言难尽的。
  “叫它崽子吧。别问为什么了。”雷狮一脸漠然地说。
  “可是我觉得安大虎更好听啊?”安迷修抱着小家伙站起身,试图向雷狮说明这个名字的内涵之丰富。
  “就叫崽子。”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小崽子窝在安迷修的怀里睁着大眼睛,想必没有意识到正是眼前紫色眸子的少年及时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tbc.
我觉得安哥起名字肯定是要么很中二要么很土的那种…。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