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salt

一个赵云吹 媳妇是扁鹊
凹凸瑞金安雷only


非常非常想睡觉

突然想起来lof上都没有发过松相关…
之前最喜欢吃长兄!!!总共3p都画的非常非常非常认真!!!!

非常想写邦信白云分手以后信信云云互相扶持度过分手期 最后信云谈恋爱呀 但是写这种东西好像很容易被怼…还是写了跟亲友爽一爽就好八
还想写学院paro的白鹊 两个男孩子出去打打架白白到处护鹊鹊 鹊鹊拿着小棉签给白白涂药 两个人脸上都贴着绷带创可贴 怎么想怎么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P1第一次画吕云算交波党费 算是给自己的文画的插图
p2大头贴乔妹妹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女孩子

@极夜无昼 给本末末的作家白医学生鹊♡
白白戴眼镜好乖呀…歌是告白气球 还挺喜欢这几句的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想写表白
就吕布搁楼下没完没了地喊赵云我喜欢你 楼底
下围了一群看热闹的跟着一块喊哪家姑娘啊好歹回个话小伙子不错的
赵云嫌他丢人拉开窗子吼一声你上来我们再说话
楼底下姑娘们就炸了怎么是个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啊

表白非常非常非常好

谁再喂我信白我咬死这坏逼噢。

【吕云】死生放逐 3。

    “进来啊,又没外人。”赵云把书包往门口的鞋柜上一搁,找了双拖鞋扔吕布脚边。
    “你自己住?”吕布换了鞋,拎着装了鲜鸡的袋子跟着赵云往屋里走。
    “父母不在这边,租个房周六日凑合一下。”
    屋子不算很大,八十来平米,一个人住是绰绰有余了,客厅连着厨房,隔壁是间不大的书房,再往里就是卧室和卫生间,满屋子就卧室有一张床,一看就知道房主常年独居。收拾得很干净,窗台上摆着一盆生意葱茏的绿萝,有几本量子物理相关的书散落在餐桌和茶几上。
    吕布洗过手就进了厨房收拾那只整鸡,在洗菜池旁边忙活的时候赵云托着一碗洗净的圣女果就一屁股坐到了池子边上。
    吕布也没理会,不多时就有颗鲜红剔透的圣女果递到嘴边,一口咬下去汁水甜到骨子里去。
    “哎真像喂狗啊。”赵云突然笑了起来,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边笑边向吕布嘴里又塞了一颗。
    吕布干脆地一咬牙,差点把赵云的手咬个正着。
    “乖噢乖噢。”赵云也没多大反应,仗着吕布手上还折腾着那只鸡,直接伸手揉起了吕布的头,活像撸条金毛犬。
    吕布抓起手边的毛巾就朝赵云脸上呼过去了。





    吕布手艺是真不赖,没多久鸡汤就端上了桌,紧致的鸡肉上汤汁四溢,光泽水润。赵云帮着盛了饭,一顿鸡汤泡米饭吃的两个人都是心满意足。饭后吕布正收拾收拾打算走人,突然听见身后沙发上摊着的人来了这么一句:“时间也不早了,你凑合凑合这儿住得了。”
    赵云翻身从沙发上爬起来,盘着腿歪了歪头:“你好歹给我弄了顿饭,也不好白吃完就赶你走吧。“
    吕布复又把半挂在肩上的包揪下来,过去挨着赵云在沙发上坐下:“我睡这儿?”
    “你睡床。”
    “那你睡这儿?”
    “我也睡床。”
    “成。”



书房里的桌子小,两个人一块儿写作业实在太挤,赵云就擦干净餐桌招呼吕布过来这儿写作业。
赵云的成绩不错,在这所市重点里也能在年级前二十以里晃荡。吕布初三那年算是踏踏实实学了两学期,加上脑子本来就灵光,从年级三百直升前五十,中考更是人品爆发拿到了市重点的录取通知。可惜混上高中后就怠惰至极,上课睡觉下课打球,但禁不住脑子好使,考试前随便翻翻书就能混个理科前二百,把貂蝉这种一年到头勤勤恳恳才能进前五十的好学生恨得牙痒痒。
赵云做题的时候很安静,眸子被睫毛半掩,在柔和的光下映出阴影,面部线条鲜明又柔和,不知有多让人舒心。
吕布做题做得烦了,便托着腮静静地看赵云,在心里把对方的面容描摹了一遍又一遍,呼吸也渐渐放缓下来。
好像这个人就是他的全世界。




赵云困得早,过了十二点就迷迷糊糊开始打哈欠,吕布催了几下他便收拾收拾作业进屋睡觉。
等吕布推导完最后一个公式,已经接近一点了。吕布舒展几下酸痛的骨骼,悄声关灯进了卧室,走到床边缓慢地掀起被角钻了进去。
赵云早就睡熟了,侧躺着身子脸颊正好朝向吕布那边。床不算很大,两个人挤得有些近,近到吕布能感受到赵云倾吐在他脖颈上平稳的呼吸。
吕布微微颔首,与熟睡的那人额头相抵。
“晚安。”



这天赵云提前给吕布打了招呼,说是下午要去外校参加个学科竞赛,中午随队老师安排了餐厅,就不和他一块儿吃饭了。
吕布答应的也爽快,中午没有人需要等也就和同学多打了一会儿球,打完后匆匆忙忙回教室取东西。
这个点人本应该走光了,可吕布一眼就看到偌大的教室里孤零零地坐着一个纤细的身影。
“…貂蝉?还不走?”吕布坐到那人旁边,随口问了一句。
貂蝉低着头,没答话。
人家姑娘不乐意跟你聊也就不要自讨没趣了,吕布便闭上了嘴低头在桌柜里翻东西。
“你觉得赵云怎么样?”貂蝉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句,问得吕布手上动作一停。
“挺…挺好的人啊。”吕布下意识地回了一句,话音刚落便又后悔起来,这话答得未免太过敷衍,估摸着那妞儿肯定不会满意。
吕布皱着眉搜肠刮肚地组织语言,等腹稿打的差不多了便抬头望向貂蝉,正准备开口却又愣在了原地。
貂蝉低着头,眼眶有点发红,嘴边轻声地喃喃自语着:“是啊,挺好的,挺好的人…我也觉得他挺好的……”她的声音愈发微弱,泪珠却将要滚落下来。
窗外蝉鸣声声,光影在树叶间流转摇曳,清风穿过枝桠,穿过林叶,穿过方窗,撩起女孩颊边的发丝,托起女孩低声的自语。
流转多年。





从那天下午开始貂蝉的座位空了好几天,她回来时风尘仆仆却满是舒心的神色。吕布看她哼着歌整理桌柜里积攒了几天的需要补完的空白试卷,末了抽出一本《情人》将一张火车票夹进书的扉页。
吕布瞥了那张车票一眼。
上面标注着离本市两百多公里的一个小镇,还有貂蝉请假那天的日期。




高三所在的教学楼是独栋的,从高一高二那栋过去也有一段路。吕布这边体育课刚下,便匆匆忙忙朝高三那面跑去。他依稀记得赵云曾说那个学长在理科重点班,沿途多打听几个人也就找了那人所在的班级。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便有个男子出来,蓝发柔顺地搭在肩上,身上的校服一尘不染,眉眼间都温和至极,眼底平静如湖水,一股子书卷气。
“刘备学长是吧?我是高二五班的吕布,是赵云的朋友,想和你聊一聊。”
刘备眼底生出些迷惘的意味,但听见赵云的名字便还是点点头,算是应允。
“我跟赵云也挺熟的了…最近我发现了一点东西,就在想他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吕布试探着问了问。
刘备皱皱眉,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才迟疑地开口道:“没有…没有吧。”
“就是他初中那时候,能不能麻烦你再想一想?”
吕布敏锐地觉察到,在他吐出“初中”这两个字眼时,刘备平静如湖水的双眸似乎有了些许慌乱的意味。
“他…初中那时候学习挺好,长得也好看,喜欢他的女孩子不少,老师也挺关照他,没记下他犯了什么事。”刘备沉默了一会儿,复又点点头,“就这样。”
“那还是谢谢,占用你时间了。”吕布笑笑,挥手和他作别。
“没事,赵云当了我学弟这么多年,还请你以后多多关照他了。”刘备微微颔首,善意地勾勾唇角,回给他一个干净的笑容。




那天是星期五,放学后吕布照常和赵云一起吃晚饭。坐在火锅店里吕布边咬着牛百叶边登陆了预订火车票的网站,买下了第二天清早六点的火车票。
通往貂蝉前几天去过的那个小镇。

信白扁庄邦良云亮都是天雷吃这粮我都能被毒死那种,要是哪天看见我写这种东西了,我肯定是被盗号了八【【

这个统统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疯狂给toki打call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潦草地表达爱意!!!!!不要嫌弃!!!!! @TOKI左拥亮亮右抱Rio

我靠我才发现我以前画画居然能这么好看啊
现在画的都不如两年前的东西sa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