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上

变成鱼塘号了
长草滴那种
很高兴认识你啦

p1我忘记画轰总的疤了【【无敌丢人!!!!
轰出只有一张就不打tag啦

那个 请各位认识一下母上眼里滴我【【

近期沉迷女神的文…。
是个受吹!!
非常非常喜欢谦儿!!!

[瑜乔]知与谁同

骰输产物…。
我没写过bg耶【【
有私设 ooc 非史向注意喔


    乔婉在院子里种了桃树,待到花期满树烂漫时便坐在灼灼桃花下点茶,任由茶香浮动在落英间。乔婉把沏好的茶一盏盏码到托盘里,招呼侍奉的奴婢一人取一盏,偶有胆大的孩子循着茶香进了院子,便被招呼到树下,白吃几个茶点。

    那夜红烛上光火晃动流转,映在她额前的大红锦缎上光华浮动,窗外饮酒喧嚣声不绝于耳,夜里暗香浮动。
    门外长廊上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此刻却显得那么清晰。
    乔婉半阖着眼,静静地等着。那条她最熟悉不过的长廊此刻却显得那么漫长,门外那人迈开的一步步仿佛计数时间,一路承载着他们的相遇,相知,琴瑟和鸣。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抚上她的盖头,缓缓掀起。她顺着他的动作睁开眼,抬头对上对方的眼眸,望见那里面倒映的自己的倩影。
    姿容绰约。
    她想起今晨时分自家姐姐为她梳理头发,说今天你要嫁人了,今天开始你会同他长相厮守,今天开始你会有一个人陪你白头。
   

    从前周瑜是极喜她沏的茶的。他品茶时眼帘下垂半掩着眸子,眼底里是荡不开的层层温柔,他总是那样看着她,仿若眼底盛了世间所有的繁花。
    那天清晨薄雾朦胧,她迷迷糊糊爬起来,任由那人为她梳理长发,桃木梳子顺着披散的发丝一梳梳到尾,对方的十指在她的发间游走,柔和地理顺每一寸发,梳好的发髻干净整洁。
    她记起大婚前,周瑜曾牵着她的手,静静地走着,走过桥,走过林,走过旷野,直到一步步身陷缤纷桃林之中。无数桃花发芽,盛开,凋零,枯萎,在短暂的花期里讴歌着爱情,穿梭期间便落得满身花瓣。
    那人松开了她的手,从腰间摸出一枚桃木牌,轻柔地系到缤纷的枝桠上,暗红的线穗被含着幽香的清风撩动,融进漫天的花瓣里。
    桃木牌上勾勒着清晰的文字。
    同度一生。
    “你很像这片桃林,”周瑜抬头望着满树繁花似锦,轻轻地说道,“意外的遇见,却又像是早已注定,一旦相遇便将我包裹其中,此生此世再难脱身。”
    “你不必再等,今生今世你是我唯一的妻,同度一生。”
    他缓缓转过身来,笑容在漫天芬芳落舞中依旧那么清晰,让人不由得铭刻心底。
    再难忘记。

    那些曾经她记得那么清晰,几乎刻骨铭心。她再没去过那片桃林,那是周瑜带她寻到的林子,独身一人是望不见那繁花似锦的。如今花已尽谢人离去,空留了院里那颗桃树与满院孤寂。
    周瑜是江东的都督,他过了那么多次生死关,却不想会因顽疾而去。
    怕是一生太长,她太贪心。
    空留叹息。

    如今她坐在那棵桃树下,任由清风拂面。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倏忽有个大胆的孩子从院墙上翻进来,窝到了她身侧。
    “姐姐,你在等什么?”
    她失神地笑笑,花瓣落在她的肩胛上。
    她等了又等,等一个人同她白头。
    

Fin.

@离酒
来吹离酒美少女!!!!!
安雷《钻石王座》的repo!!太喜欢这本了呜呜呜呜 我表达能力太辣鸡不知道怎么说他们的好呜呜呜呜
两个人一点点靠近那段太好了 双向暗恋也好 雷总就是o也一点不吃亏那种相处方式超好 强强万岁!!!
全文最喜欢雷狮找失踪的安迷修那里!!!
雷狮找了安迷修一年 说要找到找不到为止那里看的很难受就一直憋着 看到雷总哭那里突然就忍不住了 安迷修你个大笨蛋怎么能让雷狮哭呢呜呜呜他一哭我就忍不住了呜呜呜呜呜
  “我所爱的人呐,终于跨越了时间和星海,从远方归来。”
全文的最后一句 看了就是又感慨又释然那种感觉我我我我不资道该怎么说  反正就是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挂着泪笑出来那种感觉呜呜呜呜
他们的相遇,相知,相伴,感觉都是很奇妙的事,顺其自然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本就该如此。
大概他们就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吧♡
他们真的都是太好太好的人了【暴哭
安雷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给他们打一辈子的call!!!!!
给离酒美少女打一辈子的call!!!!
\离酒/\安迷修/\雷狮/

【信邦】青空

还是dalao群活动 第一次写信邦
起名困难户觉得很痛苦【【
今天我应该是第一个喔…?


天没多久就放晴了,薄薄的云层衬得天空愈发湛蓝,湿气无法抑制地钻进鼻腔里,每一寸皮肤都愈加发凉。
  刚下完雨公园里还没几个人,韩信点了一支烟,靠在仍滴着水的柱子边吞云吐雾。衣兜里的手机屏幕忽然一亮,在身周的万籁俱寂中铃声显得分外刺耳。
  是刘邦。
  韩信接通电话的时候想,这大概就是所谓冥冥之中的注定了。
  “喂。”
  “我们分手吧。”
  刘邦声音是天生的好听,说情话时语调会不经意地转个弯,每次都撩拨得他喉咙发紧。
  此时刘邦的声音却平静如止水,听不出什么感情波动,与前几天他打电话说晚上想吃酸辣粉时的语调没什么两样。
  韩信下意识地点点头,捻了烟,说,“好。”
  平静得似乎电话那头的人只是要求自己给他带饭一般。
  挂了电话,韩信突然朝公园门口的玩具店跑去,掏空了衣兜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部拍到桌上,未曾理会一脸茫然的店主便直接拿走了店里所有的气球。
  头顶飘荡的气球互相碰撞着,在漫天青空中显得色彩斑斓,渐渐晕染开来。
  韩信微微松手,那团色彩便晃晃悠悠地朝高处爬去,一点点消逝在青空之中。
  直到那些气球彻底没了踪影,韩信才插着兜往回走,穿过湿气弥漫的树林,走过紫藤如火如荼的长廊,路过波光粼粼的湖面。
  一步步走回他和刘邦相遇的那个夏天。
 

一点妄想!!
我好喜欢小时候的两个人呀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狐叫爷爷小不点也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白鹊《波光》

悄咪咪参一下dalao群里的活动!!
是群里的新人和大家都不太熟…。
好久没写白鹊觉得有点手生【【
一个校园paro 写的很ooc很垃圾还很短 不要脸地发一下

   沾了碘酒的棉签蹭到他仍汩汩渗血的伤口的时候,他听见实验教室里酒精灯燃烧的微弱声响,听见月考时窗外树叶沙沙的响声,鼻腔中察觉到扁鹊衣角上略微苦涩的药味。
  窗外雨下得很大,雨丝落在窗台上复又溅起来,落到眼前低垂眼帘的少年发丝之间。
  他长得很好看,少年人的稚气还未完全脱去,面容干净透彻,五官精致,此刻正抿着下唇专心为他处理伤口。
  他恍惚有吻上去的冲动。
  “小医生,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眼前那人流畅的动作顿了顿,却未答话。
  李白看着他出神,想起夏至那天,扁鹊沉默地穿梭在挂满爬山虎的长廊里,灼热的余晖从绿荫的缝隙间洒落,勾勒出他侧脸清晰的线条。光晕落到他的眼睛里,像是一汪波光粼粼的湖面。
  李白方才知道何为一眼万年。
  现在一切都像是尘埃落定了,唯有他那份不知何时而生的倾心,在漫天的雨丝的浇灌中渐渐根深蒂固。
  “我有哦。”李白突兀地冒出一句,声音很轻,落进身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显得有些模糊。
  那人低着头,用绷带一圈圈绕在他的手臂上,再打个整齐的结。
  “好。”
  扁鹊的声音很低,几乎是微不可闻,却好像穿透了厚重的雨幕,直接撞上他的胸口,撞得他呼吸一窒。
  “好。”
  像是担忧他听不清一般,眼前那人提了提声音,重复了一遍。
  雨水似乎灌进他的眼睛里,看起来有些湿漉漉的,如一汪波光粼粼的湖面。


刚开始看灵能!!!
被自家小姐姐安利了好久的茂灵!!!
师匠真可爱呀…mob也实力宠师匠♡

吕云《何须为恋苦》

原创人物第一视角注意!
何须为恋苦是之前听的抓里的一句 觉得描述这个故事再好不过
是写给自家小姐姐的 她说很喜欢我就挺满足♡


  我今年大二,兢兢业业不旷课不迟到不早退顺便替全宿舍的人点到,占住第一排的位子铁打不动,别人都觉得我勤奋上进有志气。

  其实我就是想勾搭第一排那个好看得要命的小哥哥。

  那个小哥哥叫赵云,是踏踏实实读书的类型,长得好看对人也温柔,老跟我坐一块儿现在还会给我占个座位带个早餐啥的。

  他已经收拾好东西出了教室,我才发现他座位上落了张照片。

  照片上他被一个眉眼锐利的男子搂在怀里,两个人笑得很甜,动作特自然,看久了让人不由得觉得舒心。

  但整个画面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即便是好哥们儿也不应该有这种感觉。

  我一把抓起背包,大步朝赵云的背影追过去。

  “赵云,你落下东西了。”

  他接过照片,低下头看了一会儿,才笑笑说:“谢谢,亏我找了这么久,原来在这里啊。”

  “那个…可以问问照片里的人是谁吗?”

  “曾经的爱人。”

  “已经分手了吗?”

  看到他有些怔住的样子,我当即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你是不是有毛病瞎揭人家伤疤,本来有机会钓到的小哥哥跑了怎么办,都赖你嘴贱,嘴贱。

  “…他去世了。”

  “对不起,我…”

  “没事。他是个很好的人,因为他我才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你见到他你也会喜欢他的。”

  “那个,可以给我讲讲你们的事吗?”

  他的神态倏忽多了些悲喜不明的意味,沉寂了片刻才轻声说。

  “我们的故事很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完呢。”

 

  他叫吕布,我们是高二那年认识的,在一个球场打球不小心拿错了衣服,又碰巧拼桌吃了个饭,一来二去就混熟了些。

  后来一起吃吃饭打打球,也就是这种关系。他球打得挺好,那时候好像还是校队的。

  我初中那会儿出过点事,初二那年被诬陷作弊。我初中一直是年级前几,出了这事几个看我不顺眼的就跑来我空间里刷评论留言骂,爱凑热闹的也跟过来一起骂街,骂得特别难听,满屏的评论留言没有一句好话。我那会儿年轻,实在被折腾得受不了了就把空间全部删了个干净。上了高中又有些舍不得,事情也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就重新用起了这个号。吕布后来告诉我他就是从那个号觉出我以前可能不太对劲的。

  诬陷我的人是跟我一个宿舍的,我一直当成好兄弟的那么一个人,出了这事以后我就不太信赖别人了,要是没有吕布陪我度过那两年我现在肯定不可能坐在这儿给你讲我们的事了。

  上了高中我还是为初中那点事耿耿于怀,有时候半夜不睡觉找个窗户能特别难过地坐一夜。我是后来才知道每次他都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守着我。

  有天半夜我照常去窗户边坐着,突然就看见他朝我走过来,二话没说直接把我按进了怀里。

  我说吕布你犯什么神经,突然瞎矫情,他说不就是被污蔑了吗,至于憋屈自己到现在。我心里一咯噔,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知道了?我一直在想吕布是不是真的值得信赖的人,犹犹豫豫也就没告诉他我初中的事。

  他说就知道瞎逞强,憋在心里叫我去猜。多大点事你说出来又怎么样,我还能不相信你吗。不管别人怎么扯嘴皮子我还是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管他们怎么不喜欢你怎么贬低你,反正我是挺喜欢的。

  我被他捂在怀里,憋的几乎喘不上气,但我觉得很温暖,很舒服,这好像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了可以依赖别人的感觉。

  我那时候觉得,能遇见吕布这个人,能跟他做朋友,大概用尽了我这辈子所有的好运。他可以忽视那些污蔑谩骂,只是单纯地信赖我,这就足够了。

  后来吕布还告诉我,我初中的事差点又要在高中传开,是我一个叫貂蝉的朋友想尽办法帮我压下来的,她确实是个好姑娘,希望她现在过得比我幸福。

  有天吕布给我打电话,叫我晚上看电影,我说去哪家看啊,他说你在家里等着,我去接你。

  我当时也没觉得这有什么,挂了电话正往身上套半袖,楼底下突然传上来一句赵云我喜欢你,震耳欲聋,吓得我直接从沙发上掉下去了。

  等我从地板上爬起来,楼底下那人又喊了一遍,我这才惊觉这不是吕布吗。他在楼底下喊得特别执着,声音又大,没一会儿楼底下围了一圈人,跟着起哄喊什么赵云是哪家的姑娘啊好歹出来露个面这小伙子不错的。

  我当时被他吓懵了,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不知道该怎么办。结果他越喊越起劲,声音越来越大,我实在嫌他丢人,拉开窗户喊了一声你先上来我们再说别的。结果楼底下一下子就炸了,我好像听见有人说怎么是个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啊。

  他听见我的喊话也就跑上了楼,没给我多少时间做心理准备他就出现在了我面前。他上来第一句就是赵云我喜欢你,当即把我准备好的台词通通噎了回去。我说吕布我们先不说这个,他接着说我喜欢你,我知道你的过去,未来我会陪你一起,你能接受我吗。

  他说我就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和所有你承受的污蔑与辱骂都无关,我只相信你。你活到这么大出了这么多事,说不准都是在等着遇到我,你又不能一辈子当个刺猬不是?

  我说那你也别搁楼下吼啊…丢人败兴。他说那你是接受了?

  我走过去搂住他,拍拍他的背。他反手抱紧我,轻声说我真的等了好久啊。我好喜欢你啊。我怎么可以这么喜欢你呢。

  我笑笑说我也是。

  后来我们高三,他是那种脑子灵光一点就通的类型,之前随便看看书也能混个年级前二百,有我逼着他更是奋起直追,高考跟我分差不太多,就一起报了这所大学的计算机系,都打算好上了大学一起租个公寓住一块儿,毕业了一起当程序员,条件成熟了再去国外领个证这辈子也就这么圆满了。

  可收到录取通知书没多久,他就出车祸了。

  他出事那天,我打的出租被堵在半路动不了,我跑了一路才赶在他进手术室之前见了他一面。他戴着氧气罩,浑身插满了大大小小的管子,只有一只手露在被子外面,上面也依然插着输液针管。

  他看到我时眼神突然就变了,我能看出来他想要说话,却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蹲下来,额头靠着他露在外面的那只手,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声音越来越大,生怕说得太小声了他会听不见我的话。

  靠着我额头的手很凉,他的体温一直比我高一些,那么好那么有生气的人,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有人把载着他的病床推走,有人把标志着手术中的红灯亮起。我在大厅坐了很久,直到医生走出来冲我摇摇头。

我的眼睛好像变得湿漉漉的,头脑一片空白,眼前的医生也变得陌生,耳畔嗡嗡作响,唯独他在病床想说出口的那句话不断地回响。

他说我爱你。

他走了以后的那个夜晚,我又像几年前那样坐在窗台上。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次再也不会有人远远地守着我坐一个晚上,更不会有人一语不发地把我按进怀里紧紧搂住。我用手臂遮住眼睛,终于放声大哭。

那段时间,我时常想,我赌上一生的运气,好不容易遇到他,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收场呢?

我常常做梦,梦里我会遇见他,他会冲我笑。醒来后我会埋怨他,觉得他真残忍,明明改变了我,却又一走了之,只留下我一个人怀念曾经,感伤过往。

现在我还是常常想起他,不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有首歌是这么唱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他已经把这次机会用掉了,我这一生也不再有什么遗憾了。

 

赵云讲他和吕布的故事时一直带着微笑,我却早已泣不成声,只能啜泣着用袖子抹眼泪。他一定很喜欢那个叫吕布的男子吧,可他们却再也见不到了。

“你直到现在也依然很爱他吧?”

他笑得更温柔了,眉眼在他身后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愈发柔和,他轻轻点头,说嗯。

 

“我喜欢你,可以让我一直陪着你护着你吗?”

“少矫情了。”

青年笑着打趣他,却像承载了世间所有的温柔。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