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上

变成鱼塘号了
长草滴那种
很高兴认识你啦

【吕云】死生放逐 1。

    吕布撩了耳边被汗液浸润的头发一把,边缓缓喘气平息不稳的呼吸,边抬手揪下了篮球架上挂着的校服外套。
    利索地罩上外套拉上拉链后,吕布发觉有点不对劲,校服裹在身上有些紧绷绷的,袖口更是短了一截,露出手边一双暗红色的护腕,这衣服应当比自己原本的校服小一两码,领口还萦绕着些许薄荷香,闻久了越发沁人心脾。
    明显不是自己的衣服。
    吕布翻起左胸襟上别着的胸卡,上面用整齐的印刷体标出两行小字,高二六班,赵云。
    旁边是一张面容干净清澈的脸,笑意浅浅地烙在嘴角,清清爽爽的蓝白校服,穿在他身上好看的紧。
    赵云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吕布回想了半天,才发觉这人好像就是貂蝉天天在嘴边念叨的那个谁。
    “吕布,发什么呆?”吕布肩膀猝不及防地被搂了一把,一回头便对上球友那张黝黑发亮的脸,那人一手还抱了颗篮球,正呲着牙朝他看过来,“马上就上课了,迟到了还不被怼死,回了教室你爱怎么发呆。”
    吕布重新拉开箍在身上的校服的拉链,又把袖口别到了手肘,看起来比刚才自然了不少。估计是隔壁班那个谁也来打球,校服恰好跟他的挂在一块儿,走时候太匆忙拿错了衣服,大不了下了课找他换回来,又不是多大的事。
    吕布想着,快步奔回五班的教室。


    貂蝉看见吕布挥汗如雨地从球场那边跑回来,皱皱眉白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朝桌角挪了挪。
    吕布一屁股坐到貂蝉旁边,在桌柜里翻来覆去地找水壶,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颈边滚落。
    貂蝉本以为会闻到一股子刚运动完的臭汗味,可一嗅却是满鼻腔清爽的薄荷香,幽幽地从吕布那边传过来。
    貂蝉眨巴眨巴眼,以为自己嗅觉出了问题,又凑过吕布身边细细闻了几下。一阵阵清淡好闻的香气在鼻尖萦绕不去,在烈日当空的正午竟散发出些许凉意,完全不该是吕布那个傻大个身上该有的味道。
    反而有些像赵云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
    貂蝉没来得及多想,思绪便被一声中气十足的“上课”拦腰斩断。貂蝉回过神,忙抽出课本开始抄笔记。可是整整一节课都忍不住一直往身旁趴在课桌上酣睡的吕布身边凑,为的就是那点淡淡的,好闻的香气。


    吕布的桌腿被人重重踢了几下,声响震得吕布不得不睁眼望向来人。
    站在他桌前的高渐离两手托着一沓垒得高到他下巴的作业本,嘴朝门的方向努了努:“有人找。”
    吕布舒活了一下睡得有些酸疼的身子,朝门边迈过去。
    门口倚着个人,五官有些模糊,浓烈的阳光在他的侧脸上勾勒出清晰的线条,那人罩着件纯白的短袖衬衫,下身是普通的校服裤,右臂上挂着件蓝白色的外套,静静地等着。
    见到他出来,那人便站直了,唇角微扬露出个清澈的笑容:“吕布是吧?我是赵云,今天去打球不小心错拿了你的外套,对不起啊。”
    “没什么,不碍事。”吕布也笑笑,把罩在身上的外套剥下来,递到赵云手边,又接过了自己的校服。
    赵云朝他挥挥手,便转身离去。吕布在门口迎着骄阳站了一会儿,看着赵云进去的,那扇隔壁班的门。
    他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赵云虽唇角带着笑意,望向自己的一双深邃的眼睛却透着些疏离与抵触,那似乎充满善意的眼神里微弱而异样的光藏得很深,表面上看不太出来。
    吕布舔舔嘴唇,转身回了教室。



    吕布在的这个高中管理不算特别严格,虽然说是寄宿制学校,但是每天放了学后就可以随意进出校门,只要晚上十一点之前回了宿舍就没人管。食堂也有,但是不强制必须在学校用餐,因而出了校门方圆五百米都是大大小小的饭店,来来往往的学生穿梭其中。
    中午放了学吕布出了校门直奔一家川菜馆而去。吕布喜欢吃辣,是无辣不欢的级别,学校的清汤寡水他看了就恶心,每天的中饭晚饭差不多都是在这家几百米内唯一的川菜馆子解决的。
    正值盛夏,川菜馆里的辣椒香被热风托起,徐徐在人群间穿行,最后被搅散在电风扇沉默的漩涡里。
    店里生意异常火爆,连一张空桌子都腾不出来,吕布倒也愿意为了一口辣的人直抽气的川菜等一会儿,就倚着饭店大门静静地等着。
    忙乱的老板刚闲下来,一回头看见倚在门口的吕布,愣了一下,赶忙上去招呼他:“等了一会儿了?我给你找个地,今儿个人多,拼桌你介不介意?”吕布常来这馆子,一来二去也跟老板混了个熟。吕布摇摇头,跟着老板往饭馆里面走。老板好不容易给他弄个位子,不领情也过分。
    那张桌子只坐了一个人,套着和吕布一样的蓝白色校服,正埋头扒拉着米饭,桌边是一盆水煮鱼,正徐徐冒着热气。不同于其他桌的人声鼎沸,这个人只是沉静地挑着肉里的鱼刺,即便吕布在他对面坐下也未曾抬头看他一眼。
    吕布皱着眉,仔细辨认了一会儿那人的容颜,半晌才迟疑地开口:“…赵云?”
    那人挑鱼刺的动作一顿,随即抬起头来对上吕布的双眼:“吕布?也来吃饭啊。”
    吕布点点头,端起水壶给自己杯子里添了点水,廉价的茶叶碎末在杯中起伏。
    没等多久吕布的辣子鸡就被端上来了。吕布抽了双一次性筷子掰开,蹭掉了木刺后却未动筷子,而是把自己那盘辣子鸡朝赵云那里推了推。
    赵云看了那盘辣子鸡一会儿,才抬头望向吕布,眼神里有点疑惑的味道。
    “碰到了就一块儿吃呗,我尝尝你的鱼介不介意?”
    赵云没答话,只是笑笑,直接从盘里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算是默许。
    桌上的气氛一下子融洽了许多,两个人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看起来倒挺像他们二人本就认识,一块儿约好了来吃饭。
    “我听貂蝉提过你,说和你在补奥数的时候认识的,还说你挺照顾她的。”吕布拨拉着殷红的辣椒尖,随口说道。
    “去年暑假我哥们推荐我去了个奥数班,在那儿碰见蝉儿的。她挺聪明,长得也好看,那个班里的男生眼神都往她身上瞟。”赵云简单地答了话,眼神却没挪一下,专注地挑那块鱼肉的刺。
“你哥们?”
“初中认识的一个学长,现在是高三的,也在咱学校,叫刘备。”赵云顿了一下,吹了吹剔净刺的鱼肉,“挺照顾我的,人也仗义,有机会介绍你俩认识。”
    一顿饭没多久就吃完了,两个人平摊了账后一块儿回宿舍楼。
    赵云宿舍在二楼,吕布的在三楼。把赵云送回宿舍后吕布继续上楼,一拐弯进了宿舍的门。
    宿舍里没人,估计那几个家伙饭还没吃完。吕布躺到自己的下铺,掏出手机戳开聊天工具搜索赵云吃饭时告诉他的号码,加了对方好友。
    吕布闲的没事做,干脆一条条翻起了赵云的空间。界面干净清爽,倒是与他本人如出一辙。发的内容大多是些吐槽,偶尔有照片也尽是些专业书籍,物理学化学信息技术相关的都有,静静散发着理科男的圣光。
    发的东西不算多,没多久就翻到了底,界面停留在“我开通了空间”不再动弹。
    吕布正准备关了赵云的空间,无意一瞥却注意到了些蹊跷的东西。那条“我开通了空间”显示时间是四年前,正是赵云刚上初一的时候,而再往上一翻,第二条内容显示时间却赫然是一年前,赵云上高中的那年。
    注册了空间却三年没发过东西?或者是他自己删掉了初中三年的内容?
    吕布还没来得及细想,宿舍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推开,那个面容黑瘦的球友从缝隙里露出个脑袋,呲着一口白牙拎着些碟片挤了进来。
    吕布只得收起了手机。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