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上

变成鱼塘号了
长草滴那种
很高兴认识你啦

【信云】灯火万家

第一次写这么甜的文 腻到自己都反胃了【。

赵云一手捋着韩信的发丝,一手握着桃木梳一梳梳到尾。对方及腰的长发被梳理得整整齐齐,用一条镶边的黄发带束成高高的马尾。
韩信瞥了镜中的自己一眼,便起身绕到赵云身后,为他整理滚了金边的衣服,系紧束身的腰带。
赵云望着窗外,天空被绚烂的烟火映得发亮,今天是正月十五,街上早就有人张罗起庙会的摊位了。
赵云看得出神,韩信起身拉了拉他的袖口他才回过神来。
赵云顺从地点点头,任由韩信牵着自己的手出了屋门。
街上来来往往的尽是衣着喜庆的人,不同于战场上的兵戎相见引起的嘈杂,身周的吵闹声融在天边的花火里,勾勒出最明了的人间烟火。
赵云不记得多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了。
赵云恍惚时唇边突然一阵甜香涌来,他不由得张开嘴就着韩信的手咬了一口。
豆沙的甜腻充斥在鼻腔间,被烤的恰到好处的外皮香嫩酥脆,原来是个烧饼。
赵云接过韩信递过来的烧饼,边啃边望着韩信几步迈向另一个摊位要了一份汤圆。
韩信又一勺汤圆送到赵云嘴边,赵云利索的含住了汤勺,甜甜糯糯的芝麻霎时溢入口中。
“桥那边有个灯谜会,吃完我们去逛逛?”韩信一边不紧不慢地吃着汤圆一边提议道。赵云含着豆沙含糊不清地应了声好。
过桥时桥上人头攒动,赵云被挤的有些重心不稳,脚步趔趄时手却突然被牵住,适时地帮他稳住了身子。
对方的手很温暖,一股暖流从交握处渐渐融进四肢百骸。赵云望着韩信的背影,扣紧了对方的手。
“子龙哥哥!”刚下桥便有个套着红袍的女孩撞进了赵云怀里。
赵云揉了揉女孩碧绿的短发,一把抱起女孩扛到了肩上。
“文姬自己来逛庙会吗?”韩信笑着摸了摸坐在赵云肩上的女孩的头。
“嗯,”蔡文姬点点头,晃了晃手中裹满糖浆的糖葫芦,“那边就是灯谜会,不去看看吗?”说着指向了湖边灯火通明的一处。
赵云笑着应了一声,朝湖边迈去。
数十个红灯笼映得身周明亮,流动的人群穿梭灯火中,不时有人报出一个答案,期待地望着身边的出谜者。
赵子龙忽地望见一条谜语——“冬天的鸽子”,打一个人名。
“韩信。”赵云脱口而出。
韩信以为赵云是在叫自己,凑过来却看见赵云被出谜者塞了一条暗红的发带。“中了?”韩信望着那个被出谜者取下的灯笼,问道。
“嗯。”赵云笑笑,把那条发带递给了蔡文姬。
蔡文姬道了谢后便扎上了那条发带,尾端点缀的铃铛在灯火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我也中了一个。”韩信塞了一个编织精致的同心结给赵云,赵云摩挲着手中的织物,将其塞进了怀间。
蔡文姬提出自己嘴馋想回去再逛逛庙会顺便吃些东西,便向赵云和韩信道了别,临走时还不忘指点他们湖另一边可以放孔明灯。
赵云跟着韩信,一路走走停停,终于逛到了湖对面。
正如蔡文姬所言,来了这边,一抬头天边便满是缓缓上升的孔明灯。它们载着无数人的祈愿,静静地漂泊在温柔的夜里。
“二位客官放一个怎么样?”他们看了一会儿后,便有人过来招呼他们。
“来一个。”韩信应道。
对方很快递来一盏孔明灯,灯中的火光跳动着,发出柔和的光晕。
韩信示意赵云捏住灯的一端,而自己捏住了另一端。
两人一松手,那盏只属于他们的灯便悠悠然升起,一点点离他们远去。
韩信静静望着赵云,对方原本就俊朗的面容此刻被身周的灯火染上了一抹暖色,轮廓被勾勒的愈发清晰,当真是好看。
韩信忽地牵起赵云的手,极轻地吻了吻对方的指尖。吻毕,韩信抬头望着赵云,直视着对方清澈而朦胧的眼眸。
赵云张了张口。

“…子龙?”有人轻唤着他的名字,赵云皱了皱眉,竭力睁开眼,映入眸中的是一席柔顺的蓝发。
是刘备。
“马上就到了,你睡了一路了。”赵云揉着太阳穴,昏昏沉沉间他听到刘备的话语,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身周的颠簸是因为自己正在马车上。
车窗外灯火通明,吵闹声不绝于耳,今日恰是正月十五。
“…谢谢主公在这种日子肯陪我去这一趟。”赵云沙哑地说道。
“没事,当初的事我也有责任。”刘备一身素净,与其他人的大红色相比显得格格不入,“如果不是我和刘季太心急的话,本不该有这样的事。”
他舔舔下唇,又补了一句:“也不会害的你们天人永隔。”
赵云彻底清醒了,他想起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泡沫般的幻影,不过是一场太长太真切的美梦。他从未和韩信一起去过庙会,而韩信也早在那年正月十五,跪倒在了战场上。
再也没有起来。
今天是韩信的忌日,刘备是陪他去给韩信扫墓的。
赵云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这世间那么大,却没给他们一个容身之处。
天边的烟火绽放的绚烂无比,亮光透过车窗照进车子里。
刘备看着赵云,光火映在对方脸上勾勒出清晰的线条。
赵云一身素白,静静地坐着,眼眶不知不觉发了红。
Fin.

评论(1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