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上

变成鱼塘号了
长草滴那种
很高兴认识你啦

[瑜乔]知与谁同

骰输产物…。
我没写过bg耶【【
有私设 ooc 非史向注意喔


    乔婉在院子里种了桃树,待到花期满树烂漫时便坐在灼灼桃花下点茶,任由茶香浮动在落英间。乔婉把沏好的茶一盏盏码到托盘里,招呼侍奉的奴婢一人取一盏,偶有胆大的孩子循着茶香进了院子,便被招呼到树下,白吃几个茶点。

    那夜红烛上光火晃动流转,映在她额前的大红锦缎上光华浮动,窗外饮酒喧嚣声不绝于耳,夜里暗香浮动。
    门外长廊上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此刻却显得那么清晰。
    乔婉半阖着眼,静静地等着。那条她最熟悉不过的长廊此刻却显得那么漫长,门外那人迈开的一步步仿佛计数时间,一路承载着他们的相遇,相知,琴瑟和鸣。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抚上她的盖头,缓缓掀起。她顺着他的动作睁开眼,抬头对上对方的眼眸,望见那里面倒映的自己的倩影。
    姿容绰约。
    她想起今晨时分自家姐姐为她梳理头发,说今天你要嫁人了,今天开始你会同他长相厮守,今天开始你会有一个人陪你白头。
   

    从前周瑜是极喜她沏的茶的。他品茶时眼帘下垂半掩着眸子,眼底里是荡不开的层层温柔,他总是那样看着她,仿若眼底盛了世间所有的繁花。
    那天清晨薄雾朦胧,她迷迷糊糊爬起来,任由那人为她梳理长发,桃木梳子顺着披散的发丝一梳梳到尾,对方的十指在她的发间游走,柔和地理顺每一寸发,梳好的发髻干净整洁。
    她记起大婚前,周瑜曾牵着她的手,静静地走着,走过桥,走过林,走过旷野,直到一步步身陷缤纷桃林之中。无数桃花发芽,盛开,凋零,枯萎,在短暂的花期里讴歌着爱情,穿梭期间便落得满身花瓣。
    那人松开了她的手,从腰间摸出一枚桃木牌,轻柔地系到缤纷的枝桠上,暗红的线穗被含着幽香的清风撩动,融进漫天的花瓣里。
    桃木牌上勾勒着清晰的文字。
    同度一生。
    “你很像这片桃林,”周瑜抬头望着满树繁花似锦,轻轻地说道,“意外的遇见,却又像是早已注定,一旦相遇便将我包裹其中,此生此世再难脱身。”
    “你不必再等,今生今世你是我唯一的妻,同度一生。”
    他缓缓转过身来,笑容在漫天芬芳落舞中依旧那么清晰,让人不由得铭刻心底。
    再难忘记。

    那些曾经她记得那么清晰,几乎刻骨铭心。她再没去过那片桃林,那是周瑜带她寻到的林子,独身一人是望不见那繁花似锦的。如今花已尽谢人离去,空留了院里那颗桃树与满院孤寂。
    周瑜是江东的都督,他过了那么多次生死关,却不想会因顽疾而去。
    怕是一生太长,她太贪心。
    空留叹息。

    如今她坐在那棵桃树下,任由清风拂面。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倏忽有个大胆的孩子从院墙上翻进来,窝到了她身侧。
    “姐姐,你在等什么?”
    她失神地笑笑,花瓣落在她的肩胛上。
    她等了又等,等一个人同她白头。
    

Fin.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