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上

变成鱼塘号了
长草滴那种
很高兴认识你啦

【信邦】青空

还是dalao群活动 第一次写信邦
起名困难户觉得很痛苦【【
今天我应该是第一个喔…?


天没多久就放晴了,薄薄的云层衬得天空愈发湛蓝,湿气无法抑制地钻进鼻腔里,每一寸皮肤都愈加发凉。
  刚下完雨公园里还没几个人,韩信点了一支烟,靠在仍滴着水的柱子边吞云吐雾。衣兜里的手机屏幕忽然一亮,在身周的万籁俱寂中铃声显得分外刺耳。
  是刘邦。
  韩信接通电话的时候想,这大概就是所谓冥冥之中的注定了。
  “喂。”
  “我们分手吧。”
  刘邦声音是天生的好听,说情话时语调会不经意地转个弯,每次都撩拨得他喉咙发紧。
  此时刘邦的声音却平静如止水,听不出什么感情波动,与前几天他打电话说晚上想吃酸辣粉时的语调没什么两样。
  韩信下意识地点点头,捻了烟,说,“好。”
  平静得似乎电话那头的人只是要求自己给他带饭一般。
  挂了电话,韩信突然朝公园门口的玩具店跑去,掏空了衣兜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部拍到桌上,未曾理会一脸茫然的店主便直接拿走了店里所有的气球。
  头顶飘荡的气球互相碰撞着,在漫天青空中显得色彩斑斓,渐渐晕染开来。
  韩信微微松手,那团色彩便晃晃悠悠地朝高处爬去,一点点消逝在青空之中。
  直到那些气球彻底没了踪影,韩信才插着兜往回走,穿过湿气弥漫的树林,走过紫藤如火如荼的长廊,路过波光粼粼的湖面。
  一步步走回他和刘邦相遇的那个夏天。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