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上

变成鱼塘号了
长草滴那种
很高兴认识你啦

白鹊《波光》

悄咪咪参一下dalao群里的活动!!
是群里的新人和大家都不太熟…。
好久没写白鹊觉得有点手生【【
一个校园paro 写的很ooc很垃圾还很短 不要脸地发一下

   沾了碘酒的棉签蹭到他仍汩汩渗血的伤口的时候,他听见实验教室里酒精灯燃烧的微弱声响,听见月考时窗外树叶沙沙的响声,鼻腔中察觉到扁鹊衣角上略微苦涩的药味。
  窗外雨下得很大,雨丝落在窗台上复又溅起来,落到眼前低垂眼帘的少年发丝之间。
  他长得很好看,少年人的稚气还未完全脱去,面容干净透彻,五官精致,此刻正抿着下唇专心为他处理伤口。
  他恍惚有吻上去的冲动。
  “小医生,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眼前那人流畅的动作顿了顿,却未答话。
  李白看着他出神,想起夏至那天,扁鹊沉默地穿梭在挂满爬山虎的长廊里,灼热的余晖从绿荫的缝隙间洒落,勾勒出他侧脸清晰的线条。光晕落到他的眼睛里,像是一汪波光粼粼的湖面。
  李白方才知道何为一眼万年。
  现在一切都像是尘埃落定了,唯有他那份不知何时而生的倾心,在漫天的雨丝的浇灌中渐渐根深蒂固。
  “我有哦。”李白突兀地冒出一句,声音很轻,落进身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显得有些模糊。
  那人低着头,用绷带一圈圈绕在他的手臂上,再打个整齐的结。
  “好。”
  扁鹊的声音很低,几乎是微不可闻,却好像穿透了厚重的雨幕,直接撞上他的胸口,撞得他呼吸一窒。
  “好。”
  像是担忧他听不清一般,眼前那人提了提声音,重复了一遍。
  雨水似乎灌进他的眼睛里,看起来有些湿漉漉的,如一汪波光粼粼的湖面。


评论(8)

热度(20)

  1. 极夜无昼江渚上 转载了此文字
    妈妈这个人是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