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上

变成鱼塘号了
长草滴那种
很高兴认识你啦

【信云】雨霖 2。

照旧是写给骷哥的!!
依旧因为不好意思就不艾特了…
日更你们惊不惊喜呀【【


上周留的与雨霖铃主旨有关的作文今天被批改完后发了下来,韩信一看宋词就犯困,直接没交这门作业,现在讲评作文自然也没他什么事。

  赵云倒是被点到了名,文章被大加赞赏了一番,还被要求上台来念给大家听。韩信正看着赵云出神,看他干脆利落地站起来,再用沙哑的嗓音解释自己今天嗓子不太舒服没法念文章,看他发丝被窗外的清风轻轻拂起,看雨丝落到他的颊边。

  他觉得呼吸都慢了下来。

  随即他便被点到了名,上台替赵云念作文。他愣了片刻,才哦了一声站起身来,几步走上讲台接过老师手心的作文本。

  赵云的字很干净,不像女孩子的字那般娟秀,却独有一种纯净透彻在其中,与他本人如出一辙。

  “离别,不仅是再难以与故人相见的不舍,更多的是对过去的依恋。所谓伤离别,其实是不肯面对过去已尘埃落定的事实,以及对未来是否会物是人非的担忧。佛说人世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人之所以被束缚,无外乎内心对承受苦痛的畏惧…”韩信越念越顺畅,边念边暗暗赞叹赵云见地这么独到文笔还这么好简直是理科班的一股清流,“…离别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场告别过去的仪式,尽管感伤,尽管落寞,尽管担忧,但我们不得不前进,不如迈开大步向前好了,毕竟总会有人愿意一直伴你身旁,永不离去的。”

  念完韩信还人模狗样地鞠了一躬,在一片掌声中拿着赵云的作文本下了台。

  韩信坐回座位,把赵云的作文本递回去后继续听老师嘚啵赵云的文章怎么怎么好,顺路用余光瞥了瞥身边那人,这才发觉他一直托着腮看着窗外。

  窗外依旧下着雨,这座城市的梅雨季能持续两个月之久。韩信忽然想起老师曾讲过雨霖铃这个词牌名的意思,雨霖,好像是永不停息的雨的意思,正像如今的梅雨季节,似乎真的会永不停歇。

  他和赵云是在梅雨季开始的那一天相知的,那会在梅雨季结束的那天相别吗。这么想着,他似乎有些希望这个梅雨季如那首他不怎么领会的宋词一般,永不停歇了。

  他看着赵云,不由得想起了刚才自己念的词句。总有一天赵云也会有人愿意一直伴他身旁,永不离去。

  他暗暗希望那个人会是自己。

 

  今天韩信留了个心眼,特意没带伞,背着书包大大方方跟着赵云下了楼,再极其自然地钻进了赵云撑开的伞里。

  赵云也没说什么,随手把伞把递到韩信掌心里,自顾自地掏了手机插上耳机,末了把一只耳机塞到韩信耳边。

  赵云的耳机线不太长,为避免不小心扯掉耳机两个人只能靠近些走,却又像是不好意思般略微隔了些距离。

  耳机里传来的乐声像是海潮,渐渐盖住了周遭的雨声,他似乎被包裹在一片静谧中,身周只有这个与他并肩同行的人。那人的手臂随意地前后摆动,时不时会蹭到他的,带来一阵如浪花般冰凉温润的触感。

  他恍惚有拥紧这人的冲动。

 

 

  这天心理课老师请了假,课上班长便组织大家用投影仪放电影。是一部不温不火的片子,没多久前前后后便睡倒了一片,赵云倒是咬着柠檬水的吸管在认认真真地看。

韩信抽了张草稿纸,看赵云正看得入神也就毫不避讳地一遍遍写赵云的名字。他心说自己长这么大好像还没被人这么牵着鼻子走过,没想到这个赵云,没两天就把他拴得死死的,不管做什么都忍不住想着他,巴不得每时每刻都看着他,怎么想怎么奇怪。

可能就单纯的是孤独惯了的两个人浑然天成的惺惺相惜,赵云是不怎么懂人际交往招致的孤独,一颗心包得严严实实的没处倾吐,而他则是天生的不屑,懒于讨好别人也不屑于他人的示好。好不容易遇上同类难免多看两眼,也珍惜彼此来之不易的相识。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回过神后他惊觉笔下干净利落的赵云两个字后面不知何时又跟了一句话,明显是自己的字迹。

他愣了一会儿,慌忙用笔将那四个灼眼的小字整个涂成黑块,心虚得连笔尖都有些发抖,涂到那四个字完全看不出字形后他又慌慌张张地把纸揉做一团,塞进桌柜里。做完一切后他抬起头,试图深呼吸平复自己慌乱的心跳。

他余光却瞥见赵云正在看自己。

韩信当即僵在了原地。

他不知道赵云是什么时候转过头来的,更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那四个字和那张写满他名字的草稿,他想着想着觉得遍体生寒,连神情都有了几分壮烈决绝的意味。赵云那双海蓝的眼眸此刻在黑暗中显得愈发闪耀而深邃,还多了些悲喜不明的意味,正直直地望着他。

“你写的我喜欢你是什么意思?”

此刻电影里的男子也正好开口,用茫然又几近绝望的语气询问:“你说的被落下是什么意思?”

韩信突然觉得那部不急不缓的片子拍得真好,他就如片中那人一样,后悔,无措,茫然,还有几近边缘的绝望。

评论(6)

热度(34)